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描的博客

 
 
 

日志

 
 

没有肖也牧就没有《红旗谱》  

2011-10-30 16:44:00|  分类: 文化视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名作与名编(一)

《红旗谱》与肖也牧

 

 

一位作家,遇到一位既有水平又又很敬业的责任编辑,是件幸事。

在《名作与名编》题目下记述的,都是发生在几位作家和几位编辑之间的陈年旧事,有些早已成为文坛美谈,有些人们尚不十分了解,有感于当下作家与编辑的关系,特别是网络作家几乎无需编辑介入其创作的现实,兹综合有关资料记录如下。

战争年月,梁斌曾写过一个中篇《父亲》,也就是《红旗谱》的雏形。1953年,梁斌调任中央文学研究所(现鲁迅文学院前身)文研所党支部书记后,完成了《红旗谱》的初稿。在作家云集的文研所,起初谁也没想到这位专职的党支部书记,正在写着一部皇皇巨著,即便是看了《红旗谱》部分初稿的人,也没一个予以褒奖的,更没有出版社上门问津。但幸运的是,梁斌遇到了肖也牧。
   肖也牧本名吴小武。建国后在团中央工作,连续发表了短篇小说《我们夫妻之间》、《海河边上》和中篇小说《锻炼》,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几十家地方报纸争相转载,并很快被改编成电影、连环画……当时他31岁,正是青春韶光,创作火焰熊熊烧起,却突如其来遭到一些文坛文坛头面人物的公开批判,被扣上“小资产阶级创作倾向”的帽子,成了建国后第一个挨“棍子”的作家,使他被迫停下了笔,到中国青年出版社任文学编辑室副主任,开始了默默无闻为人做嫁衣的营生。
    1954年,中青社文学编辑室正开始由出版翻译作品向出版创作作品的战略转移,走出去向作家广泛约稿,肖也牧听中央实验话剧院演员张云芳说,文讲所支部书记梁斌悄悄写了部关于高蠡暴动的长篇小说。张云芳和肖也牧是晋察冀地方剧团时的战友,她的丈夫潘之汀就在文讲所工作。肖也牧征得编辑室主任江晓天同意后,就和编辑张羽一起,去文讲所找梁斌,把《红旗谱》初稿抱了回来。据中青社老编辑黄伊回忆:“取回稿件,他关起门来,细细审读《红旗谱》原稿。看了稿件,他兴奋得了不得,给作家打电话时,激动得声音都变了。”黄伊还说:“肖也牧对梁斌这部处女作,评价很高,认为它不仅写出了如火如荼的北方农民运动的那股气势,小说中塑造的朱老忠、严志和、贾湘农、江涛和春兰等人物的形象,将极大地丰富我国近代文学史的人物画廊。张羽也审了稿,和也牧有同感。”但是,毕竟梁斌在战争年代长期做部队和地方的领导工作,不是专业作家,驾驭这样的重大题材,写一部上百万字的长篇小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初稿离出版的水平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肖也牧和张羽把《红旗谱》初稿送回梁斌时,详细谈了他们的审读意见,明确表示,稿子基础不错,已列入中青社的重点书稿,希望他认真加以修改、充实,使之成为一部“能一炮打响的杰作”。
    肖也牧和张羽的鼓励,使梁斌信心倍增。为了将《红旗谱》早日交付中青社出版,他毅然决定辞去文讲所支部书记的职务,1955年回到故乡河北,在河北省文联挂了个“副主席”的名,以专业作家的身份专心致志地从事《红旗谱》的写作。1956年春末,肖也牧专程去保定审看《红旗谱》。看完之后,他兴奋地对梁斌说:“诗,这是史诗,千字18元,3万册一个定额……”并与梁斌正式签了约稿合同。
    肖也牧当《红旗谱》的责编,为那些不完善的地方呕心沥血,整夜整夜地思考着修改方案;精心作着文字的加工和润饰。书稿编就后,肖也牧要求出版部门设法打扮《红旗谱》,给它出大开本、黄胄的插图本、精装本,乃至送到莱比锡去参加国际博览会的道林纸特藏本。连第一版封面上的书名题字,也是出自肖也牧的手笔。这就表明,假如不是有肖也牧这样一位殚精竭虑、认真细致的责任编辑,《红旗谱》的艺术成就未必会如此伟大,在文学出版史的地位也未必会如此崇高。

如今,人们习惯把“文革”前诞生的一批革命历史题材的文艺作品称之为红色经典。而在红色经典中,开风气之先的是长篇小说《红旗谱》,然后是《红日》、《红岩》、《红色娘子军》、《红灯记》……《红旗谱》是1957年底出版的,这部在当代文学史上有着里程碑式重要地位的作品一经面世,就引起巨大的轰动效应。除郭沫若、茅盾、周扬等文坛泰斗给予了高度赞赏外,报刊上发表了数十篇评论文章,探讨这部小说的思想艺术成就。其规模与声势,为解放后八九年间中国文坛所罕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1958年是中国文坛的“《红旗谱》年”。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部红色经典诞生之际,肖也牧因在“鸣放”中对几年前受到的错误批判讲了几句不满的话,就升级成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右派分子”,撤消了编辑室副主任的职务。待《红旗谱》的第二部《播火记》(原名《七月》)完稿之后,他就不能再为梁斌当责任编辑了,而到《红旗谱》的第三部《烽烟图》交中青社出版时,他早已因在“文革”初期遭受迫害,含寃去世10年了。虽同是出自梁斌之手,但《播火记》、《烽烟图》的创作水平和社会效应远远不如《红旗谱》,究其原因,不能不说,是梁斌无幸再遇上肖也牧这样一位既有文学才华又甘于默默奉献的编辑家吧。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