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描的博客

 
 
 

日志

 
 

年份酒的奥妙  

2012-11-25 14:39:00|  分类: 文化视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  描

 

茅台酒厂储酒的地方不叫窖,而叫库房。通常感觉,窖比库房要神秘,窖会让人联想到地下、山窟、洞穴,那是一种秘境,而库房太过普通,无外乎就是存放东西的房子。但当我置身于茅台酒厂库房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茅台酒库的阵势了。

那是一座老旧的平房。墙体粗糙,屋瓦上有苍苔,厚厚的铁门斑驳暗淡。但进得里边,即刻便有一种震慑人心的感觉,足有半人高的黝黑发亮的粗瓷酒坛,一排一排,一行一行,组成无数个方阵,密密麻麻整齐有序地排列在偌大的库房中,坛上编写着外人读不懂的序号。这情景,不像库房,倒像是军阵,巨大的酒坛就是军士,庄重肃然,静默无言,养精蓄锐,伺机待发。

同行的毕飞宇说他来茅台酒厂是为了“接气”,说这里好气场,养心养身。毕飞宇的感觉没错,在茅台镇,茅台酒厂,你无处不感到那种神秘气息的存在,而这酒库,无疑是那气息最浓郁、最醉人的地方。

浓郁醉人的,是岁月的味道。

这里贮藏着陈年老酒。茅台酒厂为自己制定了一套戒律:宗本守道,坚守工艺,贮足陈酿,不卖新酒。

不卖新酒,让我想起了朱镕基为中国会计学院题写的校训:不做假账。不做假账是会计最起码的职业准则,但是这年头,不做假账难,而一个酒厂坚持不卖新酒,更难。假酒都敢卖,新酒怎么啦?但茅台非得贮得五年以上才肯面市。他们要的是自己的品质,要的是那独特的馥郁的酱香。

此刻的气息,就是那醇厚的酱香的味道。

不光是味道。站在酒库里,你会觉得,似乎有种魂灵,有种精魄,在酒坛之间,在空气之中,在看不见的地方,悄然氤氲,四下弥漫。酒坛方阵静穆地坚守着它们的岁月,一坛贮酒500斤,每个坛子其实都装载着一个不断运动变化的小宇宙,那里边所盛的东西原本很简单,水、高粱、酒麯,在一系列修炼之后,它们脱胎为液态的精灵,在这里又开始新一轮更为深邃的修炼。这是一个奇妙的世界,谁也不知道里边有多少微生物,不知道它们的数量,不知道它们以何等面貌,何等规律,何等方式,一分一秒不停地运动变化,在运动中酝酿着质的升华,在变化中实现着自我的完善。《礼记》讲宇宙之始为“太一”,“太一”神秘无穷:“分而为天地,转而为阴阳,变而为四时,列而为鬼神。”这酒,是不是有点“太一”的意思?

在会议室,热情的主人打开一瓶50年茅台陈酿,让我们品尝。过去好饮,大病一场后,戒了,但这50年茅台的诱惑实在太难抵御。主人教我们如何品酒。早先总以为,品酒,只能浅浅小抿,用舌尖去咂摸,但主人却说不够,送入口中的量以铺满舌面为宜。主人解释说,舌上各个部位的味蕾分工不同,舌尖对甜味敏感,舌左侧对酸味敏感,而舌右侧对苦和涩敏感。遂按主人指点,小啜一口,让那精灵在舌面浸濡、滑动,待漫溢舌面,顿觉满口生香,是那种独到的酱香,50年岁月的底子铺在那香里,其醇厚,其深邃,难言其妙。同行的施战军、叶兆言本是滴酒不沾,但也如我一般,忘情地频频举杯。

地道的酿酒人,是无私的,他们酿出美酒,或藏之酒库,或贮之窖窟,这些酒换得银两,是若干年后的事情了。他们把劳动成果留给了后世,前人给今人,今人给后人,后人再给更后边的人,一代一代,创造与传承,绵延不绝。近年来白酒行业打出“年份酒”的旗帜,弄得市场上纷纷乱乱,搅起一场概念混战,其实年份本来就是酒业的一种讲究,是酒品的素质要求,年份更是一种精神,一种无我忘我的大境界,酿酒者把他们的辛劳与向往,都注入酒中,让光阴去守候。他们不期望即获其利,也不希望留名留姓,只希望给后人留得几分喜悦,几分香醉。正像我们在茅台酒厂品尝的50年陈酿一样,那是出自半个世纪前的酒师、麯师、勾兑师之手,他们姓什么,叫什么,是否还在人世,都无从知晓,但他们酿造的琼浆玉液让我们为之倾倒。倘若他们当中已有仙逝者,我想,看到我们陶醉在他的醇醒里,在另一个世界他也会感到自豪欣慰的。

酿酒人在酿酒,实际上也在酿造无私奉献的人生,酿造完美理想的人格。

茅台号称国酒,让我想起另一样国宝——和田玉。和田玉被视为国玉,中国人爱玉,首先是玉象征着人的高洁品德,在中国人眼里,美玉具备某种人格化道德化的意义,与操守品行紧密相关。玉石的品质是天生的,这种固有的天德,和人们对于善恶、是非、荣辱、美丑的概念紧密联系在一起,所以君子比德于玉。但中华传统文化所赋予美玉的人格化道德化含义,到了今天,在精神与物质、理念与实践、信仰与功利之间,却是干戈不休。言行不一的尴尬,理想主张和实际作为上的二重标准的矛盾,在眼下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死结。我多次前往和田玉出产地玉龙喀什河考察,目睹了那里如何野蛮开采和田玉。地方政府为了创造经济效益,一条河床,甚至是沿河的戈壁滩,谁出钱就承包给谁,一条美丽的玉龙喀什河,被日夜轰鸣的大型机械化开采大军挖得满目疮痍,千百年来采之不尽的白玉资源,经过短短十几年的开采,几近枯竭,有的地段反复承包,以至于没挖出白玉,倒挖出易拉罐来。到了把事情做绝的地步,谁还管他什么子孙后代、未来明天,真是令人不寒而栗。国酒国玉,两样东西,两种从业态度,两种对付手段,可以让我们思考很多。

去茅台厂是参加“壬辰龙年国酒茅台祭祀大典”。每年九月初九重阳节,茅台酒厂都要举行这样一个祭祀大典。大典最为重要的议程,是向历代祖师宗师上香,敬献陈年老酒,敬献小麦、高粱、净水,上千名参祭人员,分为企业领导、中层管理人员、离退休职工代表、酒师代表、麯师代表、勾兑师代表、经销商代表,多达十余批,分别向历代祖师宗师敬献花篮。大典结束后,我问茅台高管,历代祖师宗师所指何人?答曰:祖师宗师是个大概念,涵盖为中国酒业做出贡献的一切先贤前辈。这个答复太过笼统,但却令人遐想无限。也许这个行业真说不清楚谁是祖师谁是宗师,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数千年来无数人用经验积累起来的酿酒技艺,还有职业操守,敬业精神,被一代一代酿酒人继承下来并不断发扬光大,重要的是后来者对行业先贤怀抱一颗恭敬虔诚的感激之心。

岁月真是魔法无边,它湮没了多少东西,又擦亮了多少东西,它让多少物事风流云散,连丝毫踪影都难寻觅,又让多少物事沉淀发酵,永难割舍,历久弥新。赤水河日夜流淌,漫过了多少岁月,无人知晓;赤水河两岸的高粱,红了一茬又一茬,红透了多少个季节,无人知晓,唯一知道的,是四季风里都有那熟悉的久远的味道,那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味道,岁月把一切都写在了风里,茅台人年年都在这风里,为他们崇敬的先祖上香。

茅台厂让题词,我改写了一副旧联,书于宣纸之上:“沽酒客来风新醉,登高人去菊还香。”

九九重阳,登高祭祖祈福,茅台人完成了他们一项庄严的大典。而我们,心中则留下长远的醉香。

 

                                                      2012年11月18日于课石山房

 

年份酒的奥妙 - 白描 - 白描的博客

与毕飞宇(右)品尝50年茅台

年份酒的奥妙 - 白描 - 白描的博客

茅台酒厂壬辰龙年祭祀大典
年份酒的奥妙 - 白描 - 白描的博客

茅酒厂壬辰龙年祭祀大典方阵

  评论这张
 
阅读(38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