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描的博客

 
 
 

日志

 
 

四会有家翡翠博物馆  

2012-12-30 13:39:00|  分类: 玉评玉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玉石镌刻的中华人文精神

白  描

廖锦文馆长要我为《玉魂》一书做序,我欣然从之。

本书作者唐德鑫我不熟悉,但顾问之一廖红球,是我的朋友,他多年来在文坛与画坛纵横驰骋,既是作家,担任广东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主席,又是画家,担任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同时还是一位玉器收藏家,我们之间有很深的交情,有很多谈得来的话题。总策划廖锦文,中华玉雕艺术大师,文宝斋翡翠博物馆馆长,是我喜欢并且尊敬的一位玉雕艺术家,我曾两次参观他在四会的工作室和玉雕作品展室,并且进行过深入的交流。这本书里倾注着他们的心血,因此读来,不光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而且有如老朋友会面,有一种亲近的感觉。

 

我曾数次去广东四会。前几次去,感觉既振奋又复杂。振奋的是四会玉雕从业人数众多,据说达到10万人以上,全国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翡翠产品出自四会大大小小各类作坊。玉器产业给这个县级市带来了经济的繁荣,每天都有从全国各地,甚至是香港、台湾、澳门前来选购玉器的客商。除了遍布全市大街小巷的商铺从早到晚红红火火营业外,四会还有一个著名的“天光墟”,每天凌晨三四点,人们还在梦中,这里已是商家云集、人流熙攘,各地进货的客商来这里各取所需,加工好的成品,未经打磨抛光的半成品,都走得相当好。天色放亮,“天光墟”便散了,客商们步履匆匆踏上归程,去做自己的生意。玉器产业也为四会带来了旅游、物流、商贸等第三产业的发展,成为龙头产业之一。

感觉复杂的是,当时看四会玉器,平庸之作居多,“行活”居多。过分被动地迎合市场,屈从消费者对玉器的浅层次认识和功利化需要,陈陈相因,少有创意,文化含量淡薄,是四会玉器面临的问题。在与四会玉界交流中,看得出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更多看重商业的成功,沉浸于销量数字的欣喜之中,而这是更要命的。我曾为此撰文《玉器市场与玉雕艺术的文化创意》,不揣浅陋谈了我对四会玉雕的看法,批评居多。其实在当时,这不光是四会的问题,而是全国玉雕行当的通病。中国玉器和中国玉文化,本是中华民族文化和精神河流的一条主脉,不同历史时代承载着不同的历史精神符号和社会文化信息,这是中华玉文化历经数千年而不衰的核心原因,而市场经济的魔力引入玉器行业后,一段时间,充斥于市场的玉器作品,文化承载功能萎缩降低,装饰化、赏玩化的功能却膨胀递增,普通消费者对玉器的认识,也大多停留在浅薄层面,比如最为热衷最被追捧的便是祈福除祟功能,这种现象,不光遮蔽了玉雕艺术的灵魂,还对社会心理注入了一种无稽的庸俗口彩化导向,一棵白菜就是“百财”,猴子背猴子就是“辈辈侯”,一只瓶子里插三杆戟就是“平升三级”,诸如此类,将博大精深的中国玉文化消解为庸俗功利化符咒。毫无疑问,这与中国玉器与中华玉文化的本质精神相去甚远。

 

后来再到四会,看到情况发生了可喜变化,这种变化是悄然的,但也是自觉的。比如看廖锦文的作品,大型翡翠玉雕《温馨一生》、《源远流长》、《送孟浩然之广陵》等,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温馨一生》原石体形硕大,通体完整,色彩丰富,白底飘蓝花,色泽莹润,但就种水讲,欠缺了许多,算不得上乘,只能归为一般化材质之列。然而,就是那丰富的色彩,给了创作者以充分展示才艺的空间。廖锦文精心构思,大胆发挥创意,在传统工艺中融入现代审美理念,将原料含有糟皮的部分,雕琢成一段枯木,在细糯部分,以写实手法,一丝不苟,精心雕琢出一条围巾,围巾挂在枯木上,形成一种极富视觉冲击力的审美效果:枯木与人气、朽迈与鲜活、衰败与生机、冷硬与柔暖、原始与创造、自然与人间、旷野与家居、抛却与给予……欣赏这样的作品,不能只用眼睛看,而是要用心来读。它会激起欣赏者诸多联想,联想之后,你便明白了创作者渗透在作品中的深意——枯木,衰败的生命,弱势与边缘群体的象征;手工编织的围巾,则是温暖、体恤、呵护、关爱的符号,两者结合在一起,无疑是对人性中善意良知和恻隐之心的艺术表述和传达,是人与人之间、生命与生命之间的一种呼应衬护。命名《温馨一生》,可以看出作者在创作中的文化自觉和审美上的脱俗追求。《源远流长》和《送孟浩然之广陵》,翡翠原石并不出彩,但构思颇具匠心且有文化内涵。前者借原石清幽的墨色雕琢为山石峰峦,借明快的白色雕琢为飞瀑长流,借清朗的淡灰色雕琢为蒸腾的雾岚,自然构图成景。山石之骨,坚奇雄傲;瀑流之势,滚滚滔滔;清岚之柔,缥缈轻曼。其意境由山水之美扩展到华夏五千年文明历史源远流长,意味深长。后者以浮雕手法表现唐人诗意:“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雕工精湛,布局井然,宛若一幅水墨画。

工艺创新,不是很难的事情,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生产力的不断提高,在古人面前显得难度很高的工艺问题,在今天很容易就会得到解决。难在文化创新。文化创新,是中国玉器长久以来面对的一个课题。谁也不会否认玉雕艺术承传性的重要,我们是踩着一串长长的前人的脚印走到今天的,这串脚印穿越了八千年的时光。但每个时代的玉雕艺术家,在前人高大的身影之后,也都力争树立起自己的形象,留下自己的贡献和创造。这种勇于超越的理想和气质,是中国玉器行业一份宝贵的精神遗产。四会的玉雕艺术家们意识到了,而且已经付诸自己的艺术实践,像廖锦文这样的玉雕艺术家,今天的四会已经为数不少。

中国玉雕艺术传承着中华民族的古老技艺,有着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双重特性,本身就是一种文化符号,承载着既往和当下的许多信息,它是生活的艺术,是历史文化的“活化石”,既有历史性又有现代性,是历史文化和现实文化的复合体,是古老民族文化积淀的记忆和象征。玉雕艺术家的作品,如同作家写书、音乐家谱曲、画家画画一样,对受众来说,现在和将来,都有可能成为一种获取观念、解读社会、认识历史的重要物质对象。从这个意义上讲,“文宝斋翡翠博物馆”的创立以及我们眼前看到的《玉魂》这本书,自有其价值和意义。在中国,尽管翡翠被广泛接纳和利用的时间并不长,但终以其独有的质地和艳丽的色彩,特别是应和着大自然主色调的绿色,生动地构成生机、活力、高雅、尊贵的象征,诠释了中华民族的个性:和平、奋发、自强不息。翡翠的绿色神秘而深邃,庄重且含蓄,纯洁又柔和,给人一种欣欣向荣、和平宁静之感。这绿色是一种向往,一种寄托,一种梦想,一种自然之力的完美体现。正是这迷人的绿色,使得翡翠后来居上,与和田玉并肩成为玉石中的翘楚,不独征服了东方,西方人也称翡翠为“东方绿宝石”,再经过玉雕艺术家巧夺天工的加工施艺,其天生丽质与成器后完美性,实可谓弥足珍贵。以博物馆的形式介绍翡翠作品,介绍翡翠文化,是很有意义的。而我们眼前这本书,把翡翠作品和翡翠文化,纳入中华8000年玉文化的历史长河中,从玉文化的本质解读翡翠的魅力,特别是翡翠以及玉器家族所具备的中华文化的人文精神,这便有了内涵的广度和历史的纵深感,而信息量之大,所介绍的知识面之宽,也殊为可贵。

祝贺《玉魂》面世。祝愿文宝斋翡翠博物馆越办越好。

以上感想,权为序。

 

 

 

 

  评论这张
 
阅读(4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