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描的博客

 
 
 

日志

 
 

诗人红线女  

2013-05-22 15:02:00|  分类: 红线女,诗歌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生命从尘埃里捡起

——读红线女《我的岁月之书》

白  描

 

红线女是鲁院第十四届高研班学员。她最先给我的印象,不是诗歌,不是她的作品,而是一位母亲的形象。“鲁十四”在东八里庄老校区入学,中间经历了往芍药居搬迁,在新校区结业,因而“鲁十四”学员们很骄傲地宣称,他们是唯一一届在新老两个校园都学习生活过的高研班。那是2010年的初秋到隆冬,无论是在东八里庄金叶铺地的庭院,还是在芍药居白雪压枝的阶前,我都曾看到红线女携一小童,或者外出,或者归来。那是她的儿子,一个漂亮可爱的小男孩。不幸的是小孩患有先天性疾病,红线女利用在鲁院学习的机会,从家乡重庆大足两度接儿子来,在京城寻诊求治。看她对儿子的精心呵护照料,一位慈爱母亲的形象,深深地印在我的头脑中。

她并未因此耽误学业。在班里,她是最勤奋的学员之一,带儿子看病,都选择在没有安排课的日子里。她善良,真诚,在班里人缘很好,同学们都很喜欢她和她的儿子,有时我还看到一些男女同学带着小家伙,在学院花园草坪嬉戏玩耍,在池塘边观赏秋莲锦鲤。

接触她的诗歌,是在班里举办诗歌朗诵会和学员作品研讨会上。那时集中读了一些学员作品,其中就有红线女。这次她的诗集《我的岁月之书》即将付梓出版,嘱我写序,才算是比较系统地对红线女进行了一番阅读。收录于此书中的作品,是她近年的新作,其中不少写于鲁院结业之后,可以看做学习收获的一次汇报,尽管我之于诗很少研究,但面对学员取得的新成果,欣喜之情由衷而发,即使属于浅泛印象式表述,写在这里,也权作一种祝贺之意罢。

红线女是一位足踏实地的诗人。所谓足踏实地,是想说她的诗歌创作,总以生活亲历为本,从自我经验出发,将生活带给她的感触、撞击、启迪、希望、暖意、欢乐、痛楚,作为引燃她诗歌创作的媒头。她的作品,拒绝不着边际的抓取,鲜见天马行空的神思,少有玄幻灵异的走笔,她远离这一切,在日常平凡的生活中,抒写常人常事,在情感的微波或者巨澜漫过的沙滩上,捡拾属于她的贝壳。读红线女的诗,不需要正襟危坐,亦不需要痴狂疯癫;不需要高度紧张,亦不需要漫不经意,需要的是沉潜,是咂摸,就像我们打算走进一个人的内心,或者品赏橄榄的味道一样。

收录于此集中的诗作,有写身边家人亲友、周遭故旧相识的篇章,有因事陈情、观景生感的表白,有对个人心绪的抒发,有对沧桑世界体悟,有与故人的对话,有对自然的独语。在这一切中,作者为我们铺就了一层感情底色,略带忧伤的旋律调门让我们稍感沉重。作者对“痛”的感觉似乎十分敏感,死亡、伤病、悲哀、酸楚、忧愁、烦郁,像黑色的蝴蝶时时在她的诗行中起舞,晕染出夜的色彩。但这一切中,我们看不到悲观厌世,看不到绝望沉沦,诗人这样歌唱:在他们说冬天还很远的时候/我喜欢躲在夜里说星星/说阳光和爱/说一切黑暗遮掩不了的事物/如果被生活弄疼了/如果爱着的人不爱了/如果假设真的只能是假设了/那就相信他们说的/冬天真的很远/星星依然是星星/阳光还会照在一切地方。另一首:所有的阳光都像水/从春天的门前流过/呜呜的声音有些老/有些缓/如旧钟/就挂在春天的后墙上/滴答奔走的指针泛着白光/追着深处的黑/数不清的债/从无数人的手里/连同数不清的同情与悲悯。这两首诗,并不是诗人的代表作,但可以代表诗人的心灵向度、生活姿态、人生信仰,以及在艺术创造中实现传情达意目标的价值指向。敢于触摸痛处,敢于表现心之哀,情之殇,但更多的却是寻找存在的本原意义,从这一点说,善于写“痛”的红线女,又是一位乐观主义者。

我不清楚红线女的经历,不清楚她的诗里为何有那么多“痛”,生活会给予人不同的经历和感受。面对不同的经历和感受,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反应。痛,但却保持乐观,这是红线女。在鲁院不多的接触里,我总见她永远微笑,永远不卑不亢,永远谦恭有礼。人有格,诗亦有格,这种格致确定了人和诗的品位。是红线女,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如果你还有一丝迷惘和困窘/生活还是那么乏味跟忧伤/那就快像我一样/站在此地——所有的未来跟岁月/生命和粮食/就在眼前/在霎那间/在我是一切的一切……在另外一首诗里她唱道:当黑夜被照亮,冉冉的炊烟划过村庄/人们开认识土地/漏掉梦魇/并一遍遍地歌唱——万物空旷/尘埃落下……

我为红线女感动,她的诗和她的人,给我们以做人作文的启迪。

文学的妙谛,在于其展示多维空间的宽广和复杂情感的纵深所具备的无限可能性。艺术引领人们的精神远游,从现实的此岸向理想的彼岸过渡。诗歌有时是排斥理性的,但好诗往往又不乏哲思。将驳杂的生活、复杂的情感凝练为诗,诗人必须具备很强的参悟能力。古人论诗,各有把持,《沧浪诗话》就特别看重“悟”,以禅喻诗:“禅家者流,乘有小大,宗有南北,道有邪正。学者须从最上乘,具正法眼,悟第一义。”“禅道惟在妙悟,诗道亦在妙悟。”严羽这种论诗如论禅,强调“妙悟”的态度,后世虽有人不满,但终归影响深远。

红线女的诗,不见高深艰涩,拒绝佶屈聱牙,但面对人生,面对大自然,面对这个多彩世界,自有她的解悟,其中亦不乏“妙悟”。解悟了生活,人生就会确立另外一种姿态,诗人这样歌唱:整个夜晚开始循环往复/火鼓穿越了一切/摆脱了一切/我们开始摇晃/我们似乎在忘记/我们似乎又记起/我们跪在生命本身之上/死亡和黑暗/都在溃散/并逐渐远离。严氏看重“妙悟”,我却想强调“大悟 ”,“大悟”是对生命形态及其终极意义的参悟。“妙悟”归于诗道,“大悟”归于人道、天道,由诗道而入人道、天道,诗人及其诗,才会有大格局。红线女虽多写本我,但有一种挣脱本我期望飞翔的努力,有一种超越庸常现实让生存的意义升华起来的渴望,她在努力向“大悟”靠近,无论面对生活,还是面对艺术,这都是一种积极的姿态。

《把生命从尘埃里捡起》,是红线女一首诗的题目,实际上,我们可以将其解读为这是她对艺术信念的一种表白。我相信,有这种艺术信念支撑,她的生活和写作,都会超越平凡,抵达她向往的境界并实现其价值意义。

 

                                                       2013年5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